“谢了。”范克勤说罢走到了尽头,伸手敲了敲门。就听里面朱魁道“进来!”

范克勤推门走了进去,道“朱科长忙着呢?”

“哎呦。”朱魁见是他,立刻笑道“克勤兄又有什么好消息啊?”

“没那么多。”范克勤笑问道“我就是过来问问朱科长,我上次给你的日谍案,进度怎么样了?”

“嗯,很好。”朱魁点头道“我马上就要收网了。”

范克勤道“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成,我得回去了。”

“啊,走啊?就这么点事,也值得你跑一趟?”朱魁道“来个电话不就得了。”

范克勤摆了摆手,道“走了,朱科长,我就过来问问。”

朱魁这小子情商虽然低,但表面也能过得去,最起码他还知道送送范克勤到行动科的门口。

等回到了办公室,范克勤细细的琢磨了一下目前一条卫门依旧在那个客栈里面住着,而他自从接触过一次那个保险丝马俊鹿后就再无别的动静,那么自己明天收网到底行不行呢?

从朱魁的回答上看,这小子说的信心很足。那么就是说,他现在盯着的这条新日谍的线索,已经在他的掌控中了。而自己要是抓了一条卫门和那个马俊鹿,应该是不会对新日谍这条线产生影响的。更何况现在那个马俊鹿再一次去了小广场,他很可能就是去收回信的。便更加没问题了。

而且这件事,真要是像钱金勋所说的话,是孙国鑫要动朱魁。那么退一万步来讲,自己是没有犯过错误的。到最后无论如何,都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利因素。

清新的四川丽人

心中从头到尾再一次捋顺了一遍前因后果,确认没问题后,范克勤看了看表,发现已经快要下班了。便对着镜子细细的端详了一下自己,发现胡茬有点冒出来了。于是又到水房刮了个胡子,等回来后就差不多了。

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范克勤再一次的整理了一下着装,从办公室出来,到了院子里开上车子直接出了大院。

就看在门口右侧有一个修长的身影,正站在一旁,正是美丽的陆晓雅。范克勤马上转了一下方向盘,停在了道边,摇下车窗道“等着急了吧?”

陆晓雅见是范克勤面上立刻带了笑容,走了过来,道“没有,我也是刚到。”

范克勤道“来,上车。咱们去吃饭。”说着伸手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。

陆晓雅答应一声,坐上来后,道“范大哥,咱们去哪吃啊?”

范克勤一边开车,一边道“我特意打听了一下,在中山路的文化宫附近,新开了一家香满楼,据说味道还是很不错的。而且距离电影院还挺近,咱们吃完了饭,就去看电影也方便些。”

陆晓雅道“嗯,我也很期待。”

范克勤笑道“期待吧,是不是美国菜吃腻了,特别想念中餐?”

“是啊。”陆晓雅转头笑看着他,道“美国也有中餐馆的,但是味道还是不太习惯。我这一回来,就感觉特别舒服,而且还能认识范大哥这样的爱国志士,心中真是非常高兴。”

范克勤道“我也很高兴啊,当初嫂子说要给我介绍一个朋友,我当时就知道可能是位女士。但没想到,这位朋友竟是如此的漂亮。绝对超出了我的期望值,回头我得好好谢谢嫂夫人。”

陆晓雅听罢,笑道“谢谢。其实……范大哥,你也超出我的期待了。你不知道,当初大姐跟我说了之后,我还以为你年龄会很大呢,后来她说是大姐夫的同事,而且是青年俊杰,我才答应了下来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个决定是正确的。”

“荣幸之至。”范克勤道“对了,你父亲不过来吗?”

陆晓雅道“他可能还得过一段时间。范大哥你呢?多长时间没见到家人了?”

范克勤道“我回国之后见过一次,然后就到了重庆来上班,时间不算太长吧,两个月左右,可能还不到。”

陆晓雅道“嗯,我已经有一年时间了吧,没见过我父亲。对了,你跟我大姐夫一样,都是特殊的政府官员吗?”

“呵呵!”范克勤一笑,道“算是吧,怎么了?”

陆晓雅道“没有,我就是听大姐说干这一行的,挺危险的。”

“没有。”范克勤道“这里是重庆,是国统区我们的主场。所以没有那么危险。”

陆晓雅道“我倒是跟大姐不一样,她每天都担心大姐夫出事。但是我会支持范大哥你的,我觉得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后方,这都是为抗战出力的,你和我大姐夫都是抗日英雄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。”范克勤顿了顿,又道“我怎么感觉,我自己突然间高大起来了呢。”

“嗤。”陆晓雅闻言登时一笑,道“范大哥你认真点,我说的都是心里话。”

两个人聊着,很快就来到了位于中山大街的香满楼,等进去后,范克勤挑了个靠墙的空桌和陆晓雅坐下,点了个几个经典的川菜,让这个小妹子好好的感受一下家乡的味道,又要了两个不辣的自己吃。

饭桌上陆晓雅见他如此,知道是在照顾自己,但是也没说破却记在了心里。而后转移说些别的。如文学方面,和两个人各自的爱好等等。

男女一旦看对了眼,那就会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,这跟时间的长短,反而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

结果这一聊起来,就把电影的时间给错过了。因此范克勤请陆晓雅又到咖啡厅坐一会,等发现时间有真点晚了,这才开上车送她回去。

当车子停在了门口,陆晓雅道“范大哥,你要不要进去跟大姐夫他们打个招呼。”

范克勤道“今天就不进去了,我估计他们都睡了。就不打扰了。等下次,我找你的时候再说。”

陆晓雅点了点头,期盼的问道“嗯,那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找我?”

范克勤道“就在这几天吧,我最近有一份人事档案的任命要忙,但是没几天就会结束,等结束了,我就来找你。到时候,我带你去个俱乐部,你不是说你会打网球吗,我陪你打两局怎么样?”

陆晓雅道“好啊。那我等你。”说着再次对范克勤笑笑,开了车门,走了回去。

看着她进门,范克勤这才启动了车子,往自己家驶去。他对于自己刚刚说谎,骗陆晓雅说有份人事档案要忙的事情,略微有些不忍,但是工作性质毕竟摆在这里,只要没有原则性的,比如是为了欺骗而欺骗对方,那就没有问题。

就算是以后他和陆晓雅真的在一起了,他该隐瞒一样会隐瞒。因为原则性问题可是红线,万万不能跨越。心底的秘密,如果还是秘密的话,那就对谁都不能说。现在如此,以后依旧如此。

到了家烧水泡澡,跟着昏睡,等到第二天一早,他换了身黑色西装,打上领带穿好马甲,再将腋下枪套背好,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枪支的情况,插在枪套里面。在穿上外套,就算是齐活了。

出了家门,开上车子来到了乡政路的监视点,找到了杨继承等人。一进去直接问道“一条卫门还没动静?”

杨继承道“今早他下楼吃了一次饭。跟着又上楼了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动静了。”

范克勤道“那就是说他打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,结合他给马俊鹿下的命令看,这个一条卫门就要再次行动了,在他还没给自己的特攻队下达任务前,秘密逮捕他。”

说完他指了指蒋天祥问道“太古大街的监视点还没撤吧?”

蒋天祥道“没撤,每个点留了两个人。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。”

“好。”范克勤往前走了两步,指了指地图,道“你马上联系他们,让他们撤出来,守住乡政路前后两条街。时间……半个小时后,也就是九点整。必须准时完成,不能提前,也不能拖延。记住,是秘密行动,不能大张旗鼓。”

“是!”蒋天祥点头,立刻走到了一旁开始打电话。

范克勤又转头对着张志凯道“老张,你带着你手下的兄弟,守住乡政街东西两侧的街口。条件一样,九点整行动,不能大张旗鼓。”

张志凯挺身道“是!”

范克勤朝着刘晓亮扬了扬头,道“老刘,你的时间条件也是一样,将手下的兄弟布置在周家客栈四周的楼下。防止意外情况发生。”

刘晓亮挺身道“是!”

范克勤最后看向了杨继承道“老杨,你负责主攻,九点整,带着手下兄弟,力直扑周家客栈二楼,将一条卫门给我摁住,一定要防止他自杀。记住,你们要以警察抓江洋大盗的名义抓人。明白了吗?”

杨继承道“是!科长放心,卑职一定办好。”

布置完成后,范克勤看了看魏巍和金方两个人,道“你们两个现在就带着兄弟,赶去和赵洪亮汇合,配合你们组长,务必活捉马俊鹿。也要以警察抓捕江洋大盗的名义。是否清楚?”

注“首先感谢xq0760和哈雷199两位书友的打赏,兄弟们月票,推荐票砸死我啊。活活砸死我,行不行,嘎嘎!”